2017年度艺术界风云人物--曹兴诚 _奇趣评论_600w娱乐下载_万博全站app体育客户端
主页 > 奇趣评论 >2017年度艺术界风云人物--曹兴诚 >

2017年度艺术界风云人物--曹兴诚

2020年05月23日 来源:http://www.nsb81.com

2018-01-05|撰文者:诏艺(整理、文)

去年(2017)10月3日,「北宋汝窑天青釉洗」于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,以含佣金费用共2亿9430万港币的价格(约合新台币11.5亿元)售出,创中国瓷器拍卖价格的世界新纪录!此纪录才刚过一个多月,11月27日于香港佳士得晚间「乐从堂藏明代宫廷珍器夜拍」中,另一件「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」,又以1.88亿港币(约合7.3亿元新台币),加上佣金为2.1亿港币(约8.3亿元新台币)拍出。在短短两个月内,连续两件藏品荣登中国瓷器拍卖世界纪录前五强,一位内敛自信、博学多闻的世界级收藏家,因此再度成为华人艺术收藏圈的风云人物,他就是联电名誉董事长曹兴诚。

2017年度艺术界风云人物--曹兴诚 联电名誉董事长、艺术收藏家曹兴诚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瓷器品项一直属于华人收藏圈中特有、也最具代表性的类别之一。瓷杂与青铜、玉器等,向来都被认为是水最深、特别艰涩而难以进入的收藏领域,因而长期位居顶端智慧收藏家高价争夺战的舞台,也一直是收藏界中无论是专业、学术领域,或庶民间茶余饭后特别有兴趣的话题及瞩目焦点。前述第二件「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」,是曹兴诚于2000年,为庆祝当时联电ADR在纽约挂牌而买下,当时购入的价格约为新台币1.7亿元,在那几年间,曾一度登上最高价中国瓷器宝座。

数年之后,于2014年4月香港苏富比春拍,刘益谦以2.8124万港元(约11亿新台币)购得「玫茵堂珍藏明成化鬪彩鸡缸盃」,杯子尚未清理便直接嚐「仙气」的举动,当时也被以「任性哥」的绝顶收藏轰动艺术圈,想不到才又过了不到4年,今年10月,曹兴诚的「北宋汝窑天青釉洗」又站上中国瓷器收藏新高点。

曹兴诚,1947年生于台湾台中清水,为军人子弟,毕业于台大电机系,后于交通大学管科所取得硕士学位。现为联华电子荣誉董事长,除在科技及财经界皆赫赫有名外,因为时常被媒体与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作瑜亮比较,且对于政府的争议政策时有大动作针贬,一般人对这位晶圆枭雄的轶事也时有所闻。除了对科技界的贡献外,曹兴诚也是华人世界中鼎鼎大名的艺术鉴赏及收藏家。曹兴诚收藏古董已近三十年,他的个人藏馆被取名为「乐从堂」,意为「老天叫他保管何种东西,即乐于接受」,他的收藏甚至在业界有「小故宫」之称,可见藏品既丰且精,几年前就有媒体提到他藏品的市值可能在新台币200亿元上下,而熟悉市场人士则认为绝对不止。

本文之所以也肯定曹兴诚列入2017国内艺术界风云人物,约略可概括以下数点:

一、「倾」:

曹兴诚和艺术之间得微妙关係,着实体现了人生因艺术而改变,艺术也内化成人生一部分的丰富精彩。对于艺术界的发展,不少人仅偏重学术,如不少学者、策展人,平生对于艺术发展嘴上讲的口若悬河,故作姿态却又在实际支持或实践上唯唯唯诺诺者多矣;或是仅将艺术家或艺术作品当作货物,藉转手牟利的庸俗之人也不在少数。但在曹兴诚身上,我们没有看到这样的现象,有的是一种将对艺术的热情融入人生、并转化为踏实的专业,而这样的正向循环,让他除了本业之外,竟然也透过认真严肃的实践,达到其他艺术爱好者难以获致的精神与经济上的双重高度。

二、「缤」:

多数收藏家只对自己收藏的类别有兴趣,对其他类别则往往不屑一顾。曹兴诚却反其道而行,像是位带着赤子之心的科学家般地欣赏艺术,阅读、阅读、再阅读地发现不同藏品间的美好。对于绝大多数的艺术专家眼中,收藏贵在专一,没有系统的乱收在传统上是藏家大忌,也难以受人敬重。曹兴诚的收藏方式却是相当随兴,自收藏早期的古玉开始,他先后顺着中华文化的历史纵向脉络,逐步涉猎过商周青铜器、唐三彩、北宋官窑瓷器、元青花瓷器、明清珐瑯花瓶等至近现代书画;横向也跨入西方与当代艺术,包括西方古典艺术、法国当代雕塑家皮耶.梅特(Pierre Matter)的跨媒材铜雕、美国当代艺术家戴尔・奇胡利(Dale Chihuly)的多彩缤纷玻璃吹器、日本当代艺术家千住博(Hiroshi Senju)的绘画等各种各样的艺术品。



2017年度艺术界风云人物--曹兴诚 皮耶.梅特的创作。图/Choo Yut Shing摄,取自flickr。

2017年度艺术界风云人物--曹兴诚 戴尔・奇胡利和他的创作。图/左:取自Wikipedia;右:取自Wikipedia。

2017年度艺术界风云人物--曹兴诚 千住博和他创作的壁画。图/左:取自Wikipedia;右/取自Wikipedia。

三、「率」:

曹兴诚无论作为一位科技大老或是收藏家,他的言行举止就是一个「率」字。对于艺术商人想借他的名声地位销售,说他收了某某人作品,曹兴诚往往都是直接了当回答:「我可能就只买那张,不会再买了。」也绝非一般附庸风雅、借力使力、攀权富贵之辈的反应。他自己也很大方表示过:「台湾的一些本土画家,几乎每一个代表的画,我都有一、二张。」据他身边熟悉他个性的友人坦言确认,那些艺术家的作品他就真的只买个一两件。对于他个人无感、流行性的高辨识度艺术作品,他也坦言:「我没什幺兴趣」「我觉得要小心。…喜欢的不得了,所以去买,那不贵。但如果你是觉得会涨价,但没什幺感觉,那很可怕。」「收藏艺术品要忠于自己的感觉,要真诚。」「…我觉得收一、二张,看一看,觉得满不错的就够了。研究、欣赏嘛!…如果像炒股票一样,那是没意思。」「要赚钱,去买股票就好了!」

四、「执」:

曹兴诚能以一介非「根正苗红」的理科男形象,受到收藏圈中受人敬重,和他与身俱来独具一格的高品味以及科学家理性性格、注重细节的研究执着个性不无关係。对他来说,通过研究鉴别一件艺术品的真伪,是一种乐趣。他也不假辞色地抨击艺术收藏圈中一个由来已久、似是而非的陋习:收藏过程中总是得缴些学费。

他不只一次高声疾呼:「为什幺人们要上当受骗呢?对于艺术品造假,我们能不能像欧美许多国家那样一经发现、追究刑责?」他的原则就是「不买假、不买烂」,而这是一件说的人很多,但真的身体力行的人却少之又少。他不仅重金购入不少机构级的鉴定设备,而且也时常与国际各大艺术品验证单位交流。他认为他的收藏只是手段,习得鉴赏能力才是目的,而时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便是「收藏的最高境界,是只鉴赏而不收藏」。这些执着,也难怪得以名列美国苏富比全球副总裁詹姆士.斯图尔顿(James Stourton)2007年出版《我们时代中的伟大藏家--1945年起的艺术收藏》(Great Collectors of Our Time: Art Collecting Since 1945),成为入榜中三位华人藏家中的唯一一位台湾收藏家。艺术圈中所谓的大收藏家如过江之鲫,多不胜数,但能被具有公信力、受人敬重,同时兼艺术市场资深专家及艺术史学家点名着录的,至今也只有他一人而已,这可不是一般没有极致执着的功力能得到的殊荣。

五、「侠」:

在过去,「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」是为侠;在现代,敢人所不敢言,为众所避之行,亦侠也。曹兴诚对于社会中不追求真实、不清不楚、乡愿的社会习常,直接点出毫不避讳,显露出他在华人社会中极为罕见的人格特质。

例如对于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的见解,论理清晰、铿锵有力,对于「政治不正确」但客观上分明就是事实的看法,他的立场也坚定自信:「我相信圆明园的兽首如果没有在1860年被劫走,绝对可能毁于文革。…如果这些文物都被收回,而我们又经常把金钱与政治的重要性置于文物之上,我会感到相当不安。 」「对很多中国文物来说,流落海外可说赛翁失马,反而得以保全。」这些思考,都一反绝大多数伪善、趋炎附势派的立场而毫不退缩。而他在2008年5月,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,捐出2007年才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以6千7百万港币购得,后以6千5百万港币(新台币2.6亿)出售的「乾隆期料胎珐瑯彩笔筒」,其中半数提供四川汶川大地震赈灾一事,完全不同于一般古玩收藏界那种搞神秘、口沫横飞令人浑身不自在的闇黑行径,反之却展露出一种当代早已不复见的侠商气息。

六、「泰」:

即使他在今年秋季,因「五彩鱼藻纹盖罐」,一买一卖的17年间,大概赚近3倍,获利4亿多新台币以上,其他部分财务上的收穫更可能超过五、六亿以上,因此不少人觉得他赚很大。但其实仔细推敲一下,相同的17年,如果他当时以相同的资金认购 FAAG(Facebook, Apple, Amazon, Google),或入股当时根本还没上市的阿里巴巴或腾讯,很显然地,艺术品方面的投资回报,正如他自己所一再强调的,「真的要赚钱,还不如去买股票」。在科技事业的路途上,曹兴诚的运气明显也没有特别好,但从他谈到艺术时,举手投足间所散发出的那种难掩兴奋的光彩与悠然自得的自信,不愠不火,处之泰然,这样的气度与风範,应该也足以为天下艺术人所钦服不已吧。


     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