触碰难以触碰的星空 _益智小米_600w娱乐下载_万博全站app体育客户端
主页 > 益智小米 >触碰难以触碰的星空 >

触碰难以触碰的星空

2020年08月05日 来源:http://www.nsb81.com

触碰难以触碰的星空

一发子弹直射中五生胸口、一发子弹撃中十四岁少年大腿后,各处街头,人们仍然在。

从反送中到反蒙面法、紧急法,战场再度开阔。

十月二日荃湾沙咀道球场,人们的手,放在左边胸口;颜色方纸传来传去,中年男子和中学生打开youtube影片,学摺纸鹤,摺不来,身旁妇人说:「来,我教你」。自某天起,集会不再需要太多环节,人们自然会做想做的事。

后来人群移动,纯熟地拿出面巾手套,一名男生在路上大喊:「香港人,还拖呀」,黑衣人开始拆铁栏、砌路障、掏索带。事情的推动,正如我们这趟长夏初秋所遭遇过的,不得不如此。

九月三十日晚,根本睡不着,大战前的肃杀张力,蔓延至每一条神经线。九月二十九日黄昏,突然收到一通电话,一把微微抖震的声音说,我的好友在金钟被捕,着我打听他在哪个警署,后来他面临「参与暴动」控罪。

想起我们曾经有过无忧无虑的时光,一班人吃薄饼、弹结他、打打闹闹,彷似已是老远以前的事。香港政治,一个月发生了一两年的事,浓缩至此,世间上的坏事,总是这样来袭。这些日子的闭眼时刻,会看到无脸速龙的存在。政权不仁的躁音,都在这一百多天,生长在无数人的脑袋细胞,时常冒一额汗、心口压一块铅。而这一切,都化进日常。

十月一日,下午四时四十五分,我和拍挡拿着摄录机,走到金钟太古三期。一批「火魔法师」进攻,火光在桥上爆开,天桥上的防暴连连开枪,烟雾浓烈。三粒催泪弹在脚下爆开,示威者马上追着它,以水扑灭,白烟渐散。拍挡拿稳镜头,随着他们的步伐前进后退,围着一团团烟圈,绕了又转。

过了大约半小时,迎来从金钟夏悫道撤退的群众,他猛扯着后来者的书包、她用力扶着没装备的阿伯。无数的人,在太古三期黑衣小队的掩护下,走出烟雾浓烈的境地。在繁华闹市,政权地标、商家名厦的外头,有一个又一个,在毒气间行走的人。

战场开花,理念大志,如海如河,都看得见。每个拿捏有素或新手练习的进攻防守姿态,都在向政权一次又一次宣战。意志渗进每个人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、每一个定格。每一个动作,是一根根图钉刺进香港地图,在维多利亚港旁边、沙燕桥、禾源路、沙咀道、乡事会路;在钦州街、弥敦道、龙翔道、观塘道。

方圆一千九百六十五公里以外,天安门的人在高歌,军人挺拔,庆祝祖国伟大,一场盛会。相连的土地,一名没脸孔的警员,以一枝点三八左轮手枪,开出一发实弹;在一个身位外,一名十八岁男生,连同白色钝器倒地,胸膛流血。有青年回头救人,秒间被警员制服,在仍有警员举枪之际,他用尽气力作出最重要的期许,「手足顶住,唔好死。」

子弹距离左边心脏三厘米。

三厘米的距离,拿起直尺可以看到,却永远无法想像有多接近。

他的蓝色浮板落于身旁,只是一块塑胶浮板;他的白色枝桿躺于地上,只是一根短小枝桿。那不是电光火石间,不是擦枪走火,不是生命直接受到威胁,那是蓄意谋杀。

一海之隔,催泪弹的气味经已完全散去,示威者已跑到铜锣湾或更远的地方去,得知这宗完全不能消化的杀人事情,沉重得每一步都是拖着走路。电车路上,大量防暴站在和昌大押和囍帖街之间,他们听从指挥官命令,一时戴上防毒面罩、一时排向左、一时散向右。一根根枪,挂在每一处腰间,身后墙上有涂鸦:「光复香港」。他们的同僚,刚刚「合法合理」地向学生行刑。

庄士敦道没有黄昏,天色直接跳进夜里。

在访问中,曾经问过四名青年同一个问题:「到了2046年,你们几多岁?」他们数数手指,分别答41岁、44岁、47岁、50岁。青春年华幻想不了大好壮年的光景。好些人的上半生,已决定了在这无可救药的城市,要做一个自由人。走进硝烟中,不顾一切与之共赴。

发了实弹。

十月四日的街头,人们仍然在。

一起触碰,难以触碰的星空。



 
上一篇:
下一篇: